大连龙华中医院 大连龙华中医院
咨询电话:0411-39550570
  1. 首页
  2. 健康笔记
  3. 内容

中医急救不输西医

发布:大连龙华中医院 日期:2021-07-19 人气:334

华夏中医药论坛 最近浏览论坛,发现有些先生推崇于中西医结合,其认为急救乃西医真专利,中医在此方面毫无优势。我在这引用一个老师文章,特来唤醒此梦中人尔。本来,危急症 ...

最近浏览论坛,发现有些先生推崇于中西医结合,其认为急救乃西医真专利,中医在此方面毫无优势。我在这引用一个老师文章,特来唤醒此梦中人尔。


本来,危急症临床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一直受到医家们的重视,在历代名医典籍中,有关急证理论、急救技术和急救剂型等,都有不少论述。然而在今天,古人所种累的急救经验和理论,似乎都遗忘了,凡急救认为都西医的事,挂“吊葫芦”输液、输氧、动手术等见效快。这也事实,但往往不准确,有时竟急救不了;当急救不生效时,就随意下“死亡通知单”或“转院”。如:
李××,男,十一岁,冷水江市三尖人。因患麻疹,由于疹点不红活,又不扎手,医者不察,一味消炎,造成大小便不通,小腹胀满;胸闷不舒,想吐吐不出,想吞吞不下,不进饮食已三天了,水都喂不进,都从口角边流出来了;四肢挺直,不能动弹,且不能言语,双目紧闭。送到人民医院,医院立即输氧、输液,并热敷膀胱部位,用力按压小腹,才压出小许小便,并未解除小腹胀满之苦。既化验又照片,据病家说,医院先诊断为“格林巴利综合证”,后又说“多发性、多功能性神经炎”。治疗两天,毫无疗效。输液不但不见小便,反增腹部胀满,病人痛苦不堪。院方说“只有百分之零点几的把握了。”要病家转院去长沙。院方与长沙某医院联系,要“先交一万元住院,但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把握”。病家考虑,病情如此严重,如何转院,不死在路上,即使到长沙,也只能人才两空。病家贫穷,亲戚邻居多方设法凑足一万元,病家更加悲痛,有钱也无法救了啊!后经一亲戚介绍,于2001年4月16日下午3点邀请前往医院抢救。
仔细观察,病情虽如此严重,但发现病人脉搏不急,有胃气在;且舌面湿润,舌苔不黄,此虚也。非寻常麻疹可比。此子当可救,但经过医院输液消炎,更增加了治疗难度。考虑良久,不但要内服,而且要外敷。从调气血、和肠胃入手,兼清解余毒。主方如下:
内服方:石菖蒲6克远志8克全瓜蒌10克法夏8克
当归10克白芍8克川芎6克太子参18克
荆芥5克牛蒡子5克薄荷3克玄参8克
生姜2片鱼腥草10克
外敷方:生姜1片葱白2根豆豉21粒食盐适量
研泥作饼敷脐上。
嘱咐病家等待敷药生效解小便后,方可喂内服药,此时药水必能吞下。暂服一剂,生死在此一举。
此时,院方已撤掉氧气管,停止输液。病家抑制悲痛,在药店煎好药,已下午6点了,守在床边等待解小便。
4月17日,病家第一句话就甚赞外敷药,说敷在脐上不足一小时,就解了一次小便,开始小便量不多,以后逐渐增多。小便一解,上下气通,就能进药水了。一解小便,小腹胀即明显减轻。只小便解出后很痛。病有转机,病人得救了。医院医生检查后说:“胸部痰减少,现在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了。”即于原方中加竹叶6克、甘草6克,以止小便之痛。
4月19日,小便已通畅,且疼痛消失。但出现胸闷、咳嗽、喷嚏,扶起来可以坐,双手可以上举伸直穿衣,但双脚只可移动,大便不通畅更方如下:
石菖蒲6克远志8克全瓜蒌10克法夏8克
当归10克赤芍10克川芎8克川牛夕10克
酒大黄6克太子参18克荆芥5克牛蒡子6克
薄荷3克玄参8克
4月20日,大便通畅,胸闷消失,小腹胀完全缓解。自己可以坐起,双脚可以弯曲伸直,口味转好,可以进稀饭。但出现头晕、即于上方加天麻8克、枣仁8克。
4月21日,可坐在床沿,并可扶着站立。不更方再服一剂。
4月22日,可以自己站立,并可移动几步,病家担心不能走路的心,终于放下来了。即以四物汤加少量荆芥、牛蒡子、薄荷、玄参,服2剂,于4月24日下午出院回家。
按:此病如此凶险,乃过服寒凉所致。自然不可以常法治之,当调其气血,和其肠胃。抢救此例病人的关键,在于“上下不通,调其中也”,重在一个“通”字。应用石菖蒲、远志,具有心肾相交的特殊作用。但这个“通”字,首先必须外敷通其“下”,只有“下通”才可上通进药。此例抢救成功,在医院病人中影响很大,谁说中医不如西医呢!只中医的抢救医术被遗忘了。

2、曾××,男,七十岁,新化城关镇东门人,乃中医世家,儿媳就城关镇中医院医生。请医院医生多次会诊,百药不效,以致病情日益严重,甚至认为肠烂为肠癌者。皆以病入膏盲,无可救治,只等待时间而已。1987年6月来冷水江邀请出诊。
一进病房,就听到连连呕吐声,往痰盂里一看,全黑色污水,臭气薰人。病人瘦削抬肩,呼多吸少,神昏不语。脉弦长有力,尤以右部为甚。大便平素干燥难解,近已十几天不行,小便短少精黄,舌质红,苔黄而干。审视前医用药,西医天天补液消炎,中医方方不离通大便之品。既然天天补液、通大便,为何大便不通,显然方不对证,需另开法门。
沉思良久,始有所悟:病者年已六十,瘦削抬肩,呼多吸少,脾肾之气不足很明显的。胃气不能息息下降,而冲气转因胃气不降,乘虚上干,致水湿痰涎亦随之上而生呕吐。脉弦而有力为肝气上干,脉长而有力为冲气上冲,肝冲二气并见,故脉弦长而有力也。弦长之脉,右部按之颇实,此又为胃气上逆之脉。说明肝、胃、冲三经皆有升无降,故其下焦便秘而上焦呕吐也。故当泻肝、降胃、镇冲,但病者已体弱不堪,气液两伤,病情危重,经不起克伐,若用此三法恐非气宜。病久了,胃气本来就差,药味多了也会加重其负担,反而影响药物的吸收。当改为舒肝、降胃、安冲。只要三经之气下,其不通大便而自通,呕吐不止而自止矣。主方如下:
生淮山25克清半夏15克白芍15克生麦芽12克
复花10克青木香8克
嘱咐病家,晚上详加观察,若晚上一点左右得矢气,早晨五点左右当有大便,若得大便则可救矣。
凡看过处方的人,皆认为如此简单便宜的六味药,即仙丹妙药也救不了命,这不在作弄人!药房的人看了也摇头冷笑。病家本无可奈何,无所谓可治不可治,都想试一试,直到下午8点才服药。
当晚我睡在亲戚家,天还没大亮,病家高兴敲门报喜:晚上一点多钟果然打了屁,今早四点多钟果然解了大便,呕吐停止了,已安然入睡,真神。
上方虽普通而能显神效者,在于“辨症”得当,药与病对,虽小小秤砣可以压千斤,药虽平淡亦可建奇功。此乃调理气机而下大便之法,不治呕吐而吐自止,不下大便而大便自下矣。

3、陈××,女,五十八岁,新化县城关镇人。1975年4月患肝硬化腹水,医院已下了“死亡通知单”,邀请救治。当时,腹围104cm,下肢浮肿,喘咳、短气、胸满,言语低微,面色晦黯,大便溏,小便不利,苔白腻中透黄,脉沉缓。嗜酒无度,已成酒毒伤肝,肝脾受损,升降失常,清浊不分,聚而成膨。即从酒毒论治。
八年后,即1983年又患重病,经医院多方治疗,病日益加重,不论西药、中药,服下即感头部疼痛而吐血,现已进入肝昏迷,不省人事,院方已通知病家准备后事,子女皆从外地赶回,并已看好坟地,准备动土,送葬的毛巾都已买好。但子女仍不死心,差人来冷水江求取药方。知其仍在喝酒,从无间断,死马当活马医,即主方于下:
丹参30克郁金12克白茅根30克益母草30克
全瓜蒌25克法夏10克川牛夕15克生石膏18克
葛花15克葛根15克白蔻8克生姜2片
鸡血藤15克土鳖5克赤芍15克丹皮10克
太子参30克蛇舌草20克
嘱其煎成浓液,从鼻孔滴入,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滴。三天后,其子来冷水江笑容满面。说将药液滴入鼻中,初无任何反应,亦不见有痛苦面容,滴到第二天,病人居然自己爬起来坐着。众人骇然,良久才省悟转惊为喜,真所谓“起死回生”也。病者坐起后,既不说痛,也不吐血,真神方也。调理一月而愈,送匾以表谢意.

可见,中医急救医术最主要的法宝就“辨证论治”与药物对症,只要辨证准确、药物对症,就能显出神奇的效果。并不寄托于什么神丹妙药,即使应用普通平淡药物也能收到神效。如今“急救”之所以成为西医的“专利”,主要中医丢了“辨证论治”这个法宝。“辨证论治”丢了,药物又如何能与症对?如今中医被改造,而一般青年医生,认为西医吃得开,又容易学,所以在临床时,就喜欢用西药不用中药,自然也就成了“中不中、西不西”的中医了。要这样的中医进行急救,谈何容易!
如何才能捞回这个法宝?首先要改变观念,只有在临床实践中多读中医古籍,坚特“辨症论治”用药,才能熟悉“辨症论治”,才能在实践中创造出多种急救的方法。其次,由于社会的发展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加以天气的反常,往往使病情复杂多变,致使当今的“中医基础理论”已应付不了而显得不完善,迫切需要进一步研究,也就说许多中医基础理论要重新改写。特别要恢复中医的急救医术,将其独特的理论和历代医家的丰富经验,得到充分的继承和应用,并使之发扬光大。积极开展中医急症人才的培训,一定要把古代中医诊治急症的特点和优势体现出来。